米珠薪桂居不易――危机笼罩下的欧洲百姓餐桌

  原标题:

  特稿:米珠薪桂居不易――危机笼罩下的欧洲百姓餐桌

  新华社萨拉热窝5月22日电

  新华社记者张修智

  如今的欧洲,有人正为自己的一日三餐而忧心忡忡。因为俄乌冲突及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,来自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化肥销售中断,化肥价格飙升;因为冲突与制裁,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小麦与玉米停止出口,食品价格被推高,让一些普通百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米珠薪桂不是危言耸听

  俄罗斯和乌克兰在世界粮食市场上举足轻重,乌克兰更享有欧洲的“面包篮子”之誉。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数据,2021年,俄罗斯与乌克兰加起来约占全球小麦出口的30%和玉米出口的20%。然而,冲突和制裁给了全球粮食供应链以凶险的一击。

  乌克兰国家通讯社21日报道说,因港口被封锁,导致乌克兰超过2000万吨待出口的粮食难以运出。

  放眼今后,前景不容乐观。冲突导致乌克兰农用燃料严重不足。一方面,许多农用燃料被转为军用;另一方面,乌克兰高度依赖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进口柴油燃料,而如今,来自这两国的燃料均已断供。

  此外,冲突导致乌克兰农业劳动力下降,危及乌克兰农业生产。据乌克兰农业部消息,受冲突影响,目前乌克兰春播面积仅达到100万公顷,预计今年播种面积共700万公顷,比去年减少一半。

  由于西方制裁,作为世界主要粮食出口国的俄罗斯在很大程度上也无法出口粮食。美国农业部4月8日预测,2021-2022年度俄罗斯小麦出口量为3200万吨,低于这一部门在俄乌冲突爆发前预测的3500万吨。

  欧洲央行评估认为,预计2022年全年食品价格将保持高位。俄乌冲突引发的粮食市场波动对长期依赖从俄乌进口食品、饲料、化肥和能源的欧洲农业部门造成严重冲击,如欧洲消费的小麦中有四分之一来自乌克兰,而俄乌冲突已对欧洲的玉米等粮食作物耕种造成负面影响。如果冲突继续,对于欧洲来说,米珠薪桂将不是危言耸听。

  农业生产者坐困愁城

  春播时分,法国南部奥克西塔尼大区热尔省农场主阿兰・德・斯科里尔在新华社记者面前难掩焦虑之情。氮肥去年1月每吨200多欧元,4月中旬涨破1000欧元,买是不买?现在不买,以后还涨,岂不更亏?甚至,将来想买都买不到,又该如何?

  在希腊南部卡拉夫里塔镇附近村庄的家庭农场里,农场主迪亚曼蒂斯・祖纳斯同样坐困愁城。几个月前,农场每月的电费是250至300欧元,新近的一次账单显示,月电费已接近1000欧元。与此同时,由于燃料价格上涨导致运输成本增加,农场所需的玉米、干草等饲料价格也在飙升。

  “每周价格都在飙升,情况已经变得难以忍受,因为一切成本都在增加。” 祖纳斯对新华社记者说。

  在塞尔维亚姆拉代诺瓦茨镇附近,农民米莉察无奈地告诉新华社记者,如今,他不得不到首都贝尔格莱德做些打扫卫生的活儿,然后用挣到的钱去购买他已无力承担的化肥。

  从西欧到东欧,从北欧到巴尔干半岛,农业从业者面临着相似的困境――本已处于高位的农业生产资料价格,由于俄乌冲突以及西方对俄罗斯及白俄罗斯的制裁而雪上加霜,一路飙升。

  制裁中断了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化肥的销售。很多西方银行和贸易商正在避开俄罗斯的货源,而航运公司出于安全考虑,也在避开俄罗斯出口货物的重要出海口黑海地区。

  希腊每年从俄罗斯和乌克兰进口约25万吨动物饲料,俄乌冲突开始后,不仅从俄乌进口中断,其他玉米或小麦生产国也减少了出口。希腊全国农业合作社联盟主席帕夫洛斯・萨托利亚斯告诉新华社记者,合作社1200名成员的生产成本最近上涨了约30%。

  对消费者雪上加霜

  在马耳他首都瓦莱塔一家名为“后院”的馅饼餐吧,新华社记者看到,以牛肉、菠菜、奶酪等为馅料的馅饼每个售价均在3.5欧元左右,而几个月之前,价格只有2欧元左右。

  由于做馅饼需要的食材如奶酪、肉类、葵花籽油、鸡蛋等价格节节攀升,店里不得不调高售价。出于对顾客接受度的顾虑,餐吧只能自己承受一部分上涨成本。

  在瑞典,鸡蛋产业笼罩在悲伤情绪下。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农产品出口国,是许多食品生产商的上游供应者,冲突和制裁使得瑞典鸡蛋业面临成本上涨的巨大压力。

  瑞典蛋业协会会长登内贝格近日在接受瑞典《晚报》采访时表示,饲料价格最近上涨了百分之百,而商店中的鸡蛋价格并没有以同样的幅度调整,这意味着,农民正在自掏腰包弥补上涨的成本。

  瑞典鸡蛋业正在与主要利益相关商展开定价谈判,几家大的鸡蛋生产商已经宣布鸡蛋价格将“大幅上涨”。对于正在与电费、燃料、食品甚至是房屋抵押贷款等生活成本全面上涨“作斗争”的瑞典消费者来说,这是一个雪上加霜的消息。

  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干事戴维・比斯利说,俄乌冲突使“欧洲粮仓”乌克兰的数百万人为领取粮食排起了长队。类似埃及这种全球最大小麦进口国,其小麦进口80%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,黎巴嫩进口小麦的一半以上由乌克兰供应。冲突带来的粮食危机是二战以来最为严峻的。

 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西莫・托雷罗则表示,对于全球粮食供应链来说,化肥危机更令人担忧,因为它可能抑制世界其他地区的粮食生产,加剧粮食短缺。“如果我们不解决化肥问题,化肥贸易不能继续,那么明年全球将面临非常严重的(粮食)供应问题。”托雷罗说。(参与记者:孟鼎博、刘芳、陈文仙、和苗、石中玉、付一鸣、于帅帅、陈浩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